還俗僧人持雙刀殺算命先生 稱其害他當10年和尚

還俗僧人持雙刀殺算命先生 稱其害他當10年和尚

還俗僧人持雙刀殺算命先生 稱其害他當10年和尚

www.pr-company.org

  8月31日上午,四川南充市瀠溪鎮的大街上十分熱鬧,這天恰好是趕場(趕集)的日子。賣涼粉的、賣水果的、賣廉價衣服的……小販們在賣力地吆喝著。與往日相比,街上唯獨缺少瞭算命先生的身影。

  讓這些江湖術士不再現身的原因是8天前的一場命案。命案雙方的角色一個是算命先生,一個是還俗的僧人。

  當一個修行十餘年的還俗僧人遇到瞭行走江湖二十載的術士,他抽出雙刀將其斃命。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正是算命先生10餘年前的一卦才讓嫌犯遁入空門。但嫌犯在吃齋念佛10餘年後,認為算命先生害瞭他的青春與人生。

  自學成才的算命人

  8月25日早上8點,南充市金臺鎮肖傢廟村,吃完面條,48歲的龐良國遲遲沒有出門。往常這個時候他已經拿著板凳和萬年歷到附近的鄉鎮擺攤算命瞭。

  4個凳子、一本萬年歷、兩支筆、一個羅盤,外加一個水杯,是龐良國行走江湖的工具。最近幾年,根據當地趕場的時間安排,他會在陰歷逢一、四、七到瀠溪鎮,二、五、八到梵殿鄉,三、六、九到順河鄉擺攤算命。

  村裡與他相熟的人都知道,順河、梵殿一線是他的重點線路,在順河他已經擺攤快二十年瞭。在這些地方,大傢都稱他“龐算命”。

  而他算命的收費標準從2000年左右的一個人1元/次上漲到如今的12元/次。

  龐良國在傢排行第四,上面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姐(均已逝世)。在他母親李素群(音)的眼裡,這個小兒子很爭氣,很有學問。

  他的小學同學李猛說,龐良國學習好,初中畢業後考到瞭隔壁鎮的蘆溪中學讀高中。“差半分沒考起大學,回傢後不吃飯,在傢睡瞭好幾天。”李素群說。

  高中畢業後,龐良國做瞭一名木匠,跟別人蓋瞭2年房子。李猛說,大約在20歲的時候,龐良國轉行成為瞭算命先生。“在蘆溪拜瞭個師父,但多半還是自學的。他傢裡這方面的書多。”李猛曾幫龐良國運過書。此外,他還曾幫龐良國運過一次電腦,“他還會上網查查資料”。

  最近這段時間,龐良國經常翻看的一本書是《四柱預測學 秘笈全書》。

  算命錢支撐一個傢

  長大成人後,龐良國自己從傢中搬出來瞭,在距離父母傢不遠的地方蓋瞭一間平房。

  2000年,在南充算命的龐良國認識瞭雲南武定人申會芬。兩人開始一起生活在他那陰暗、潮濕的平房裡。

  龐良國的傢在肖傢廟村十分顯眼,因為很難找到比它還寒酸的房子瞭。這間使用瞭20多年的平房十分陳舊,陽光可以輕易射透東側的墻面。房子共有三個房間,都十分凌亂。房子一進門放著一張床,上面堆滿瞭衣服,而床旁邊就是灶臺和炊具。傢裡隻有三件傢用電器:電視機、電飯煲、抽井水用的電機。

  申會芬說,傢裡收入主要靠算命賺來的錢,農歷正月、二月是收入最好的月份,一個月能賺600、700元。同村的鄉親說,龐算命還是賺瞭一些錢的,幾年前還在瀠溪鎮買瞭一套房子。但沒有人見過他的新房,包括申會芬和兒子鄧橋也隻是聽龐良國說過一句。

  龐良國生前的同村朋友陳順鵬記得,龐良國曾跟他說,買房子花瞭3萬多元,現在把它租瞭出去。他計劃等50歲之後就不再算命瞭,到時候養老住。

  李猛與陳順鵬都說,龐良國舍不得花錢,有錢都攢著。但很舍得給他的孫子買零食。

  “你咋還不走?8點10分瞭。”申會芬問龐良國。

  “要得,這就走。”龐良國說完換瞭一身衣服出門瞭。

  “記得回來時帶2、3斤肉。”申會芬瞅著已經見底的油盆,要他買肉回來煉油。

  而他們3歲小孫子跑出來說:“爺爺,你買奶奶(飲料)。”

  “在傢聽婆婆的話。”龐良國摸瞭摸孫子的頭走瞭。

  輟學後的打工人

  如今除瞭41歲的彭國勇自己,或許沒人知道事發前他在哪裡,他在幹什麼。

  他早已沒有瞭傢,10多年前遁入空門後更是鮮有回來看望傢人。

  順河鄉李傢灣村3組23號是他從小生活的地方。這幢木板房早已垮瞭,成瞭許多人倒垃圾的地方。村民說,這幢房子廢瞭已有十年。

  彭國勇的父母已經去世,村裡唯一的親戚是他的大哥彭國清。

  彭國清說,大約16歲的時候,彭國勇去廣州打工。他的工作同樣也是木工(龐良國最初的工作也是木匠)。後來有一次做活時,他不小心弄傷瞭眼睛,老板給瞭他幾千塊錢,拿著這筆錢他回瞭傢。

  “在街上打麻將把這錢都輸瞭。”彭國清記得。

  而彭國勇的二姐彭桂清稱,小弟從小學習不好,小學沒讀完就輟學瞭。後來,他還去瞭上海、天津等地打工,但也沒賺到錢。

  至於這個傢中最小的弟弟,沒有什麼事還給他們留下過印象。

  “不出傢就得死”

  龐良國擺攤的規律早已不是什麼秘密,而彭國勇也早在10年前就與他產生瞭交集。

  根據彭國勇傢人的描述,他是一個很迷信的人。20多歲時,他在集市上找“龐算命”算瞭一卦。這是改變他命運的一卦。

  彭桂清記得小弟曾跟她說:“先生跟我說瞭,28歲時不出傢,我就得死。”隨後,彭國勇給瞭“龐算命”一些錢求破解,將厄運來臨的時間延後到瞭32歲。

  “你得在32歲前出傢,出傢就把這個災躲過瞭。”彭國勇多次回到傢跟大哥彭國清說起算命先生的話。

  於是,彭國勇出傢瞭,到多扶鎮鳳凰山圭峰禪院做瞭和尚。從此,他便很少與傢人來往。

  出傢後,彭國勇改名“續清”。在寺中,續清每天上課、念經、掃地、賣香火。偶爾,他會與其他師傅出去做做法事。禪院裡認識他的居士和師傅說,續清很老實,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僧人。

  禪院的知情人說,續清出傢時患有淋癥,也一直沒有治愈,比較痛苦,他的身體十分虛弱。“一堂2小時的課有時他都堅持不下來,幹瘦幹瘦的。”續通師傅說,身高160厘米出頭的續清,體重隻有90多斤,“有時候,他精神比較恍惚,不是很正常,經常做夢。”

  彭桂清也記得弟弟曾跟她說經常做噩夢,“很害怕一個人睡覺,一閉眼就看見鬼瞭,很難受。”

  起初,彭國清曾三次到寺廟找到弟弟,告訴他不要聽信算命先生的話,想把他帶回傢。但每次都遭到瞭彭國勇的拒絕,還說:“我不回來,回來就要死。”

  在圭峰禪院,“續清學得不是很深。”續通師傅說,做瞭5年左右的僧人後,續清離開瞭,去瞭金城山的寺廟,之後又去瞭其他寺廟。

  因算命被打過2次

  8點45分左右,“龐算命”在瀠溪鎮瀠興南街的農村信用合作社旁邊的麻將館門口擺好凳子,開始瞭當天的活計。

  旁邊眼鏡店的老板稱,命案發生前,“龐算命”接瞭一單生意。有一傢三口前來找他算命。他向往常一樣,在紙上寫出對方的生辰八字,然後開始講說。事後,他收瞭12塊錢。

  這種方式被稱之為“寫算”。除瞭算命,他還會看風水,每逢有人蓋房子或下葬逝者,可以找他去看看地段的風水,當然價格比算命要高一些。

  如果沒有意外的發生,“龐算命”將在這裡坐到中午12點左右,然後收攤回傢。

  回到金臺鎮,他經常會到恩強茶館花一塊錢喝喝茶,與陳順鵬等朋友聊聊天。認識他的人都說,龐良國從來不在茶館打麻將,也很少與不熟悉的人講話。

  陳順鵬說,他們邊喝茶邊聊國際形勢,聊新聞,“他愛看電視,知道的也多。但他從來不說算命的事。”

  順河鄉二大隊醫療站的周醫生看到龐良國在鄉裡算命已有近二十年瞭。在他看來,“龐算命”賺的錢有時是騙來的,“他除瞭算命還給人看病。我有一次問他,你這比我還能搞嘛?他在那笑。”

  在街上開雜貨店的任德雲等村民記得,有一次“龐算命”給一對即將結婚的年輕人算命,他認為對方八字不合,男方最後把婚事給退瞭。

  村民劉成福說,遇到這類情況,“龐算命”經常說會給人破解之法,“他說可以給你改,然後東吹西吹,騙人傢幾百塊錢。”

  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龐良國也出過事故。申會芬說,一次是2011年3月在順河鄉,一次是2013年4月在梵殿鄉。“他回來脫掉衣服,看到胸口有淤青,我才知道他被人打瞭。”申會芬說,第一次被打時,萬年歷還被人扔瞭。她曾多次提醒龐良國“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別亂說。”

  沒要回錢,要收拾算命先生

  順河鄉的許多村民都知道,是龐良國給彭國勇算出的“和尚命”讓他遁入空門。每次回到鄉裡,他都身披僧服,手持念珠,腳踩佈鞋。

  彭桂清覺得,弟弟是一個很虔誠的佛門弟子。每次回傢吃飯,他都會重新把碗筷洗一遍,自己做一頓素齋。“他還時常勸我們不要殺生。”她想不通為什麼一個連雞都不敢殺的人居然殺瞭人。

  他同時又很迷信。“他說信算命先生就算信著瞭。”彭桂清說,彭國勇還勸傢人也去算命,但傢裡人都不信這個。

  傢人懷疑彭國勇患瞭精神病,有時候他神志不清,有點呆滯,勸他去醫院檢查,但他從來不去。

  圭峰禪院的居士稱,2012年,彭國勇還俗瞭。2014年1月,母親去世時,傢人見到瞭他,這時他經常穿普通衣服瞭,也不再是光頭,而是一個小平頭。

  兄弟二人最後一次見面是除夕那天。彭國清記得,弟弟說瞭多次“龐算命把我整瞭”。

  順河鄉多位村民向澎湃新聞證實,彭國勇曾多次找龐良國要求退還算命錢,但一直遭到拒絕。

  雜貨店老板任德雲說,彭國勇回鄉時會到他的店上耍。彭母去世前,有段時間她經常拄著兩個木棒到處走,“大冬天的還拿著把扇子。”任德雲說,彭國勇懷疑是算命先生把他母親的腦袋弄壞瞭。

  同樣在春節期間,彭國勇到雜貨店玩。任德雲回憶稱,他母親去世瞭,哥哥右腿瘸瞭,“他說,算命的把他弄的傢破人亡,把他傢整慘瞭。而他自己進廟沒人要,打工也沒人要”。彭國勇要收拾“龐算命”。

  殺人前等瞭半個小時

  就在“龐算命”給一傢三口算命的時候,彭國勇早已坐在他的身後瞭。

  據眼鏡店老板回憶,那天早上她出門買菜時,就看到彭國勇坐在算命攤後面3米多的臺階上。那時距離命案發生還有半個小時。

  8月25日9點20分左右,彭國勇向龐良國下手瞭。當聽到慘叫聲後,探出頭的眼鏡店老板看到彭國勇從背後手持兩把尖刀捅向龐良國的身體。他左手的刀插到瞭心臟位置。

  然後,彭國勇向南逃走。

  旁邊獸醫站的蔣獸醫正坐在櫃臺裡,看見雙手沾滿鮮血的彭國勇走過。隨後就聽到街上有人喊“殺人啦!殺人啦!”沖出鋪子,蔣獸醫看見“龐算命”正躺在臺階上掙紮。

  向南走瞭十幾米後,彭國勇右轉,向鬧溪南街逃跑。在街道拐角處的賣鍋盔的攤點前,他還從水桶裡洗瞭洗手。正忙於做生意的老板起初並沒有註意到彭國勇,當她發現桶裡的水已經變成紅色時,彭國勇已經向北走遠瞭。

  大約10點,得到“龐良國被人打瞭”的消息的申會芬來到事發現場,當看到龐良國時,他已經被蓋上瞭白佈。隨後,他的屍體被送往瞭南充市殯儀館。

  南充警方於當日將彭國勇抓獲。當日22時,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分局以涉嫌故意殺人將彭國勇刑事拘留。

Tags:
Event Management,
PR Event,
Event Production,
活動策劃,
Event Organizer,
public relation,
活動管理,
pr 宣傳,
市場策略,
活動統籌,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