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女少將如何強硬回擊美高官多次挑釁?

解放軍女少將如何強硬回擊美高官多次挑釁?

解放軍女少將如何強硬回擊美高官多次挑釁?

yeeseetravel.com

姚雲竹參加香格裡拉對話會。

  原標題:女少將如何強硬回擊美高官多次挑釁?

  “您今年會提尖銳的問題嗎?”

  6月3日-5日舉行的第15屆香格裡拉對話會開幕晚宴前,新加坡一位軍官向中國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系中心主任姚雲竹少將提問,並表示“上次您的提問讓人難以忘記。”姚雲竹沒有正面回答,而是以笑聲回應。

  “政事兒”註意到,2014年的香格裡拉對話會上,面對美國前國防部長哈格爾咄咄逼人的發言挑釁,這位女少將鏗鏘有力連發4問,哈格爾隻得騰挪躲閃,避重就輕地回答問題。

  今年是姚雲竹第四次作為代表參加香格裡拉對話會。在4日的對話會上,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發表演講時指責中國正在建設“自我孤立的長城”。姚雲竹對此回應:希望美國在說中國不要建立“自我孤立的長城”時,美國政府不要修建一個“排斥中國的城堡”。

  姚雲竹是山西新絳人,1954年出生的她入伍已46年,現為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系中心主任,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她對美國國傢安全政策、國防政策、亞太地區安全等問題有獨到的研究,出版學術著作與譯著20多部,發表學術論文和譯文200餘篇,有18項重大科研成果獲全軍和軍事科學院科研成果一、二等獎。曾被原總政治部表彰為“全軍自學成才先進個人”,被全國婦聯授予“全國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先後10餘次立功受獎。2007年1月,她被評為第六屆中國十大女傑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她還是我國第一位軍事學女博士。

  “政事兒”註意到,出身軍人傢庭的姚雲竹,也有著軍人雷厲風行、寧折不彎的性格,她曾多次亮相國際學術交流場合,還先後與美國前總統特別顧問李侃如、前國務卿鮑威爾、基辛格博士等20多名軍政要人見面。而在這些交流中,女少將姚雲竹不時也會遇到一些言語上的挑釁。

  兩度“交鋒”美前防長

  “哈格爾和安倍怎麼一個調子,把中國說得那麼不守規矩?”

  “政事兒”梳理發現,姚雲竹共4次參加香格裡拉對話會,曾連續兩年與美國前防長哈格爾“交鋒”。

  2013年的對話會上,哈格爾與東盟部分成員國的國防部長發言時,直截瞭當地主張“對在亞太地區增強影響力的中國進行牽制”。哈格爾強調,奧巴馬政府會堅持將重心逐漸移至亞太地區的“戰略再平衡”方針。

  姚雲竹立即用英語回應:“謝謝你多次提到中國。”隨後話鋒一轉,說奧巴馬政府新近把重點放在太平洋地區被廣泛認為是“意在抗衡中國的崛起及解放軍軍力的提升,美方的解釋並未令中國信服”,她認為再平衡戰略就是為瞭壓制中國的崛起。

  她還向哈格爾提問:美方如何向中國保證在區內增加軍事部署是其努力同北京建立更積極關系的一部分?

  哈格爾避實就虛回答道:“我們不希望出現誤判、誤解及誤讀,避免這些情況產生的唯一辦法就是展開對話”。

  次日,媒體這樣評價姚雲竹:身著綠色軍服的女將軍姚雲竹英語流利,發言時非常有禮貌但語氣堅定。

  一年後的香格裡拉對話會,姚雲竹與哈格爾再次“相逢”。

  哈格爾在發言中,對中國進行公開指責和挑釁,把中國歪曲成瞭亞洲地區安全的潛在威脅。這讓在場的姚雲竹“有一點生氣”,“哈格爾和安倍怎麼是一個調子,把中國說得那麼不守規矩?”

  據媒體報道,姚雲竹當即站出來凌厲回擊:“日本的釣魚島國有化是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釣魚島的主權和管轄權是不是一回事兒?中國被批評使用武力和高壓的手段改變現狀,那美國動不動就跟一個與別國有沖突的盟國說什麼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利益沖突事件,是不是一種脅迫和濫用武力?中國設立東海識別區違反瞭哪條國際法?”

  “本來我準備的是一個比較溫和的問題,想問問他怎麼按照兩國元首的共識進一步發展兩軍關系?怎麼落實不對抗的基本內涵?”姚雲竹在會後接受采訪時說,哈格爾對中國咄咄逼人指名道姓的不合理批評讓她改變瞭主意。

  對話基辛格

  “如果有人一定要把中國當敵人,中國也不會示弱”

  據《光明日報》2006年報道,姚雲竹曾在一次美國國際學術座談會上,與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有一段著名的對話。

  當時,基辛格突然問姚雲竹:“有人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把我們美國當做敵人,是這樣嗎?”

  “請問現在是中國強大還是美國強大?”姚雲竹反問。基辛格特別自信地說:“當然是我們美國強大!”

  姚雲竹回答:“在國際舞臺上,我想還沒有哪個國傢主動願意與強國為敵!但如果有人一定要把中國當敵人,中國也不會示弱,我們將接受挑戰,做個\’稱職\’的敵人!”聽罷此言,基辛格沉思瞭一下說:“看來,美國人需要考慮該不該把中國當作敵人瞭。”

  采訪鮑威爾

  “我不亢不卑,保持著中國軍人的尊嚴”

  “政事兒”註意到,姚雲竹與美軍方高層的對話主題中除瞭軍事外,也有柔性的一面,譬如獨生子女教育問題等等,但不管談到什麼,按她自己的話說,“我不卑不亢”。

  姚雲竹曾回憶:“記得有一次采訪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我們談到科索沃戰爭、世界范圍的軍事革命、中美軍事關系等很多重要軍事問題,也談到中國的獨生子女教育、美國民間組織扶持弱勢青年的做法等與軍事無關的問題。在和他們的交流中,我不亢不卑,既保持著中國軍人的尊嚴,又體現出中國軍人的儒雅,贏得瞭他們的敬重。”

  回擊美退役上將

  “派駐軍艦駐守南海是否算軍事化?”

  去年舉行的第六屆香山論壇上,在談到南海問題時,美國前海軍作戰部長、退役海軍上將加裡·拉夫黑德提出“南海軍事化”的概念,引發瞭中方代表關註。

  拉夫黑德在發言時表示,目前海上所面臨的挑戰值得關切,尤其是南中國海近年出現爭端,並提出“沒有必要把這一地區軍事化。”

  在接下來的互動環節中,姚雲竹就“如何界定南海地區軍事化這一概念”向拉夫黑德提問,並連續問道:“在該地區軍演是否算軍事化?派駐軍艦駐守南海是否算軍事化?”

  此後羅援少將對這段“交鋒”作出評價:“當年在馬航370失蹤事件中,如果我們在南海擁有這些燈塔和救援設施,國際社會在救援行動中必定會減少很多成本。”“如果要\’非軍事化\’,首先是美國的軍機軍艦不要到別國的領海領空進行抵近偵察。”

  回應“不會唱美國國歌”

  “我願意教會所有人唱中國國歌”

  “政事兒”註意到,姚雲竹曾多次出國走訪學習,1995年她被派往英國倫敦大學亞非研究院進行為期一年的客座研究,此後,還曾作為軍事科學院訪美代表團成員和“艾森豪威爾基金會交流學者”訪問美國,深入美國15個州和華盛頓特區,走訪美國國防部、陸軍訓練與條令司令部、陸軍戰爭學院等50多個單位,進行瞭上百次采訪、座談,記下瞭10餘萬字的采訪筆記。

  據解放軍報2007年報道,在美國舉行的一個國際學術會議的午宴上,各國的專傢學者時而說笑,時而即興表演,氣氛輕松愉快。這時,一名法國學者用鋼琴彈奏瞭一段輕松的曲子後,接著又彈奏起美國國歌。周圍的美國學者都站起來,跟著琴聲唱起美國國歌,姚雲竹也站瞭起來。

  歌罷音落,旁邊就有人說:“姚大校(當時軍銜),我發現你不會唱美國國歌,我願意教你。”姚雲竹說:“我願意跟你學美國國歌。不過,我敢保證,在座的沒有一個會唱中國國歌,如果有興趣的話,我願意教會所有人唱中國國歌。”

  於是,她當即給在場的各國學者解釋瞭中國國歌的歌詞大意,講解瞭中國國歌產生的歷史背景。

  “政事兒”發現,在工作中,姚雲竹往往會淡化自己的性別。

  她曾對“女軍人”這一身份有過這樣一番解讀:“不要理所當然地享受女軍人的優待,也不要心甘情願地接受對女軍人的歧視。作為女軍人,我們就是要自尊自愛,自重自強。女軍人不是軍中的花兒草兒,女軍人就是軍人,應該按照軍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你不用另類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別人才能不用\’另類\’的標準來對待你,不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待你。什麼時候能忘掉自己的性別,用軍人的統一標準要求自己,什麼時候就真正踏上瞭成功之路。”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 撰稿:新京報記者 許騰飛

Tags:
中港車,
中港租車,
租車服務,
機場接送,
觀瀾湖,
深圳北站,
租車,
租車香港,
香港租車,
包車,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