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勿入迪士尼:“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窮人勿入迪士尼:“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窮人勿入迪士尼:“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www.pakhopprint163.com

  上海迪士尼沒有讓人人都去得起的義務,但不會也不能高到讓目標群體也去不起的境地。但不管咋樣,其“窮人勿入”的屬性是無法剝離的,對玩不起的人來說,認識到“迪士尼童話樂園消費價格沒童話那樣美好”,是防止脆弱的心靈遭到10000點暴擊的唯一方式。

  文/ 佘宗明

  “簡直是貴得不要不要的”“可我覺得還好啊”……套用前陣子流行的“翻船體”,估計這會兒很多網友跟某官媒已是“共識的小船說翻就翻”。

  分歧的由頭,是中國內地首傢迪士尼樂園——上海迪士尼啟動內部測試逾一周瞭,這也是正式開門迎客的前奏。首傢嘛,像自帶熱點WIFI一樣,“刷頭條”能力亦如開瞭外掛。繼之前媒體曝其“6月16日開園日門票瞬間售罄”“火爆程度堪比春運”後,連日來,網上特別是那些地方生活服務號上出現瞭大量“嘗鮮體驗帖”,其標題如出一轍:“第一批去體驗上海迪士尼的××(某個省或市)人,據說都已哭暈回不來瞭”,還有吐槽園內天價小籠包的,上瞭微博熱搜榜;還有媒體測算,一傢三口去上海迪士尼一日遊最低2600元。

  但今天,就有官媒調查擺出打臉的姿勢,用記者或受訪者“稍貴”“有點貴”“比較尋常”等體驗感受,反駁瞭網民“太貴”的說法,報道還援引專傢說法,即“全球迪士尼度假區的消費屬於中高端水平”,並專門引用某網友的評論:“拿迪士尼跟麥當勞比價格,同時又跟米其林三星比品味,顯然不現實”。

  針對的都是樂園裡的餐飲價格——正餐套餐基本都在70到80元,“中西結合”雙人套餐250元、芝士牛肉漢堡(含可樂薯條)80元一份、可樂15元一瓶、小籠包6元一個、蝦餃10元一個、曲奇一個、爆米花65元一盒等,兩方反應判若霄壤:你說“貴到哭暈”,我說隻是“有點貴”,這有點像考試過後學渣剛說完“考題太難瞭”學霸就微微一笑“還好啦,其實so easy”,二者分明是在兩個“境界次元”裡。

  該官媒的意思其實挺明顯:迪士尼本就不是個平民化消費場所,園區內餐飲價格比外面貴,正常得很,“你買得起你上,你買不起No BB”。這可能說得難聽瞭點,但道理卻不差:迪士尼本來就非“非玩不可”的城市休閑公園,而是個“商城”,其消費價格中包含瞭前期地價投入等巨額成本,貴在所難免,而人們也有用腳投票的權利,嫌貴可以不去嘛,去瞭也能自帶食物,無需在園區內買。何況迪士尼的“價格”是與其佈局完整成熟的文化產業鏈相伴生的,有品牌溢價的成分,其商業形態意義上的“別無分店”特征,支撐瞭其走“高大上”路線和“躺著就把錢給賺瞭”的底氣。

  而那些要求上海迪士尼搞“薄利多銷”的,或希望其定價“入鄉隨俗”的,也是表錯瞭意,上海迪士尼腹地是整個內地,人傢園方當下壓根就不愁客源,反倒要以價格杠桿限流。你可能會說“萬一以後客流減少瞭呢”,迪士尼方面也回應瞭:目前還是服務調試的階段,將持續聽取遊客建議。這為因勢調價留下瞭充足餘地。

  但經濟學意義上的“因為所以”,未必能抵擋輿論場裡的“政治正確”——對於高價,網民們接受不瞭,乃至戲謔地調侃“貴到哭暈”,很正常,我們要堅決捍衛人們“哭窮”的權利。那些斥他們把“有點貴”說成“太貴”的,不懂喝酸奶舔蓋者的傷悲,就像喝酸奶舔蓋者不懂去國外搶黃金的中國大媽的“壕氣”,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更別說,用那些高星級酒店的服務價格比對園區快餐價,以此作為評判後者是“有點貴”還是“太貴”的標準,也有些刺激人:照這邏輯,要是把參考系弄成“沙縣希爾頓小吃”,是不能反證上海迪士尼曲奇20元一塊比青島“38元一隻大蝦”完全不輸氣勢的“天價說”?

  也別忘瞭,好多網友吐槽上海迪士尼“貴到哭暈”,跟覺得質價不匹配有關:有的網友哭瞎,是因為園區內所售食物宣傳圖跟實物圖,差別堪比網購中的“買傢秀”和“賣傢秀”,本該是卡通特色餐,可賣相卻成瞭食堂大鍋飯。不少人感慨“童話裡都是騙人的”,不隻是價格,也是指質價上的反差,即物無所值。

  那上海迪士尼到底是“太貴”呢,“有點貴”呢,還是不貴呢?或許參照國外迪士尼或其他主題公園的消費價格和“性價比”更有說服力。

  在澳大利亞,主題公園或遊樂園裡的餐飲服務也普遍比園區外的要貴,但不會高得離譜,園內價格通常比外面貴1.5到2倍左右,且很多食物很有特色。在韓國,主題公園的餐飲服務或是靠自動販賣機,或是有旗下飯店或入住餐飲企業,價格基本上跟商業街、大型商場等地段的飯店價格水平持平,比較親民,如果是跟公園主題相關造型或口味的特色食物,價格會比一般餐飲要高些,但基本上不會超過20%。

  當然,迪士尼向來是主題公園中價格相對較高的,在迪士尼誕生之初,它就被稱為開啟瞭主題公園產業的高價時代。如今在美國佛羅裡達州,迪斯尼樂園遊客需花115美元吃一頓牛排晚餐,花53美元享受一份甜品,這也超出瞭一般中產傢庭的消費能力。再就全球迪士尼看,一瓶可樂,在美國約5到6美元,在東京折合13元人民幣,在香港23元人民幣,相形之下,上海15元算不上太貴;一盒爆米花,東京迪士尼園內售價在100到170元人民幣不等,一份快餐,美國的最低花費人民幣97元,東京的一個套餐約90人民幣左右,相對來說,上海的80元左右,對照收入水平價格確實較高。

  是的,上海迪士尼沒有讓人人都去得起的義務,但不會也不能高到讓目標群體也去不起的境地。但不管咋樣,其“窮人勿入”的屬性是無法剝離的,對玩不起的人來說,認識到“迪士尼童話樂園消費價格沒童話那樣美好”,是防止脆弱的心靈遭到10000點暴擊的唯一方式。

  校對: 陸愛英

Tags:
印刷,
印刷公司,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