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 為何選擇孤獨堅守

春節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 為何選擇孤獨堅守

春節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 為何選擇孤獨堅守

www.asiaworld-expo.com

  原標題:春節假期的堅守–帶你走近“最熟悉的陌生人”

  春節是萬傢團圓的日子。然而,每年春節,都有一批“互聯網小哥”不能回傢,他們留在大城市,為人們送快遞、開專車……他們的奮鬥,讓大傢的春節更方便。

  由於“互聯網小哥”的工作大多非常辛苦,因此,在這些行業裡男性從業者偏多。在大城市春節冷清的街道上,經常能夠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他們是我們身邊“最熟悉的陌生人”。

  快遞小哥的第6個春節:補貼傢用留京加班

  晚上10點,京東快遞員閆勇回到他不到10平方米的出租屋,燒瞭熱水,在盆裡浸泡手上的凍瘡。春節期間,京東不打烊,閆勇決定獨自在北京奮鬥。

  “有一天特別冷,當天就長瞭凍瘡。一到暖和的地方,手上就鉆心地癢癢,想撓不敢撓。晚上泡一下,感覺好多瞭。”閆勇說。
  長時間暴露在寒冷空氣中,快遞員閆勇的雙手粗糙紅腫。閆勇說他幹活的時候從不戴手套,因為找錢不方便。新華社記者 鐘雅 攝
  閆勇脫下鞋,拿出被腳汗浸濕的鞋墊,換上媳婦寄來的新鞋墊。雖然天氣寒冷,他被凍得直流鼻涕,但由於活動量大,汗水還是會浸透鞋墊和襪子,因此必須每天都清洗鞋墊、襪子,屋子裡晾瞭一大溜。
閆勇住的平房出租屋裡,晾滿瞭鞋墊和襪子。他每天都會換洗。 新華社記者 鐘雅 攝
  “鞋墊是我愛人親手織的,她把兩雙鞋墊弄一塊兒,更吸汗。最近又給我做瞭5雙,快遞過來。”閆勇說。一提到遠在四川成都金堂縣能幹的媳婦,他自豪地笑瞭。

  42歲的閆勇做京東快遞員已經5年多瞭,這是他第6個不回傢的春節。閆勇說,北京到成都的機票太貴,坐火車的話來回4天,不如留在北京掙錢。京東在春節期間給留京的員工發放瞭數千元的“大禮包”,鼓勵員工把孩子接到北京過年。但閆勇的妻子要在老傢照顧父母,不便來京,他決定獨自留京拼搏。

  每年春節,閆勇都比平時更忙,從早上9點忙到晚上10點是常事,每天都要送100多單。他形容自己像“被狗攆的兔子”:“手裡活不斷,電話不停,後面還有人催著你。”
氣溫零下5度,快遞小哥閆勇直流鼻涕。 新華社記者 鐘雅 攝
  閆勇住的平房月租600元,沒有暖氣。為瞭攢錢,他每月的花費加上房租才2000元出頭。睡前,他一般先加熱好電熱毯,再捂上被子。北京最冷的時候,他要蓋上三層被子。日子苦點,但每當他想到父母和妻兒住在他買的縣城新房裡,還有空調,心裡就無比滿足。

  孤獨比寒冷更難熬。每當閆勇聽到鞭炮聲,總會覺得“這是別人的春節。”

  閆勇經常給父母網購商品。最近,他買瞭一盒智利車厘子寄回老傢,想讓老人嘗嘗鮮。

  “我跟父母說,你們再等我10年,我陪你們遊山玩水。可是,他們已經70多歲瞭,再等10年……”說到這裡,閆勇哭瞭。

  閆勇的新年願望是被公司調回四川老傢:“能跟傢裡人在一起,就是天堂一樣的美事瞭。我一定陪兩個孩子學習,把他們的成績搞上去。”

  “80後”代駕司機:攢錢買車,珍惜點滴感動

  臘月二十九這天,凌晨2點,代駕司機趙海成走進空無一人的出租房,心裡一陣難受。不過,他很快調整好心情,上床休息。這算是下班比較早的一天。
1月21日晚,趙海成在一處火鍋店外等待代駕訂單。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30歲的趙海成幹代駕司機這一行一年半瞭,來自河北張傢口的他春節獨自留京,讓妻兒回老傢過年。妻子張新瑩很理解他:“多掙點兒錢。春節代駕司機少,但是活兒多,價格上浮。平時一天接5單,過年的時候就能接8單到10單。”

  代駕司機的工作晝伏夜出,過的是“美國時間”,趙海成有時凌晨四五點到傢,第二天中午才能醒來,周末也常常出去工作。6歲的兒子總抱怨爸爸不陪他玩。

  趙海成對此也感到遺憾。春節期間,每天中午醒來,他都會跟兒子視頻通話。

  兒子總問他:“爸爸你今天開什麼車啦?”不論他回答什麼車,孩子都會說:“真棒!”如今,兒子已經認識瞭不少汽車標志瞭。

  趙海成代駕開過的車中,不乏天價頂級座駕,但他至今還沒買車。他的新年願望,就是在老傢買一輛屬於自己的車。

  來京10多年來,趙海成送過報紙、修過汽車、幹過農活兒,他最喜歡的還是代駕這個職業。

  “互聯網太牛瞭,如果讓我形容,就是兩個字:‘強大’。”趙海成說,得益於互聯網,自己才能拿到這麼高的工資。如今,他在e代駕的月收入有七八千元。傢人非常支持,妻子常常夜裡起來給他做飯。

  工作中,趙海成最害怕遇到醉酒或是不講理的客人。有一次,客人醉酒後在車上睡著瞭,怎麼也叫不醒。於是,他把車停在路邊,拿出自己常備的毛巾和礦泉水,用毛巾蘸水擦客人的臉,讓他盡快清醒過來。有時,客人實在醒不來,趙海成隻能幹等著客人的手機響起,讓電話那頭的傢人或朋友指路、把車子開到目的地。
1月21日晚,趙海成啟動客戶的車輛,準備出發。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雖然代駕的工作辛苦,但也有暖心的事。

  “有一次,客人喝多瞭,脾氣不好。我沒說什麼,正常把客人送到傢。結果第二天早上,客人給我打瞭一個電話,向我道歉,說希望我諒解他。當時我內心是有點‘小興奮’的,感覺做的一切都值瞭。”趙海成笑著說。

  趙海成偶爾會感到孤獨。3個月前的一個夜晚,他在朝陽門附近載客人回房山。到目的地時,已是凌晨1點多,沒有回城的車瞭。

  “當時天很冷,地方又偏,路上沒行人,車也少,心裡不是滋味。我騎瞭40多分鐘才到六裡橋,到傢快4點瞭。我當時想的都是傢裡人,傢裡人幸福我就幸福瞭。”趙海成說。

  “滴滴”接單冠軍:“1750萬分之20”的榮耀

  55歲的張來福是“滴滴”出行平臺的專車司機,他給自己放的春節假期不到兩天。他說,已經習慣瞭專車司機的生活,春節正是掙錢的好時機。

  作為全國“滴滴”專車接單數量的冠軍,張來福享有“1750萬分之20”的榮耀——在1750萬人的“滴滴”網約車司機中,他被公司評為全國表現最優秀的20位司機之一。

  張來福看上去年輕、精神,每天西裝革履地開始一天工作。“高高興興過好每一天”是他的追求。
1月20日,張來福給一名叫車的乘客關上車門。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張來福一直在“找事做”。在北京,張來福曾經幹過餐館服務員、汽車修理,都覺得不如意。

  “有一次聽朋友提到‘滴滴’公司,我決定試試。”張來福說。從2015年1月10日正式註冊專車司機到現在,張來福一共接瞭11000多單。

  張來福很滿意自己的收入。2014年和2015年,趕上出行軟件“燒錢”搶市場,那段時間他一個月最多掙26000元。隨著2016年補貼力度減弱,現在月收入降到1萬元出頭。

  “互聯網徹底改變瞭我。”張來福感慨。他說,開專車不僅讓他掙瞭錢,也打開瞭視野。現在,他接觸的乘客來自天南海北,從事各行各業,和他們聊天,也拉近瞭他和這座城市的心理距離。

  如今,張來福收入穩定。他在北京買瞭車和房,每天早上6點半開車送女兒上班,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妻子在天津照顧父母。對於職業前景,張來福並不彷徨:“無論如何,現在是互聯網時代嘛,機會很多,總能謀個事幹。”

  “互聯網小哥”崛起的背後,是“互聯網+”飛速發展的時代背景。“O2O”“B2C”“人工智能”“融資”“估值”……這些“高大上”概念的另一端,是無數“互聯網小哥”的奮鬥、拼搏和堅守。

  記者:王曉潔、鐘雅、丁靜、張武軍(實習生)、王廣燕(實習生)、陳旭

  (實習生)

Tags:
Venue,
宴會,
宴會場地,
場地,
展覽,
演唱會,
大嶼山,
Lantau,
Concert,
hk concert,
hong kong concert,
shows in Hong Kong,
Expo events,
special event,
hong kong events,
Trade Show,
Hong Kong Trade Shows,
trade fair hong kong,
convention centre,
hong kong convention center,
exhibition venue,
exhibition,
hk exhibition centre,
Hong Kong Arena,
活動,
演唱會門票,
音樂會,
香港展覽,
香港博覽,
表演場地,
活動場地,
表演場館,
會議,
會展 展覽,
會議設施,
展館,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