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稱發現MH370殘骸不能縮小黑匣子搜索范圍

專傢稱發現MH370殘骸不能縮小黑匣子搜索范圍

專傢稱發現MH370殘骸不能縮小黑匣子搜索范圍

www.hknephrology.com

  導讀:

  一塊飛機殘骸的確認,能給我們帶來哪些新的發現?在法屬留尼汪島,發現的飛機殘骸,確認來自馬航MH370客機。MH370的搜尋范圍應該縮小還是擴大?接下來附著在飛機殘骸上的生物或許能幫助揭開馬航MH370之謎。失聯超過500天的MH370,真相離我們究竟還有多遠。《新聞1+1》今日關註,MH370,一塊殘骸透露哪些信息?

  評論員 白巖松:

  你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從去年的3月份,馬航MH370與我們失聯,到今天是515天,在過去的這515天當中,人們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但說句實話,能夠被確定的消息實在是太少,今天終於有瞭一個可以確定的消息,那就是前幾天在法屬留尼汪島上發現的飛機殘骸,今天被馬來西亞官方認定這個殘骸屬於MH370。

  當然,這不是尋找的終點,不過是又一個新的起點,但它的確是一個新的破解點,因為是法屬留尼汪島,所以這個殘骸已經迅速送到法國去進行相關的技術鑒定,馬上連線本臺駐法國的記者鄒合義,鄒合義你好。

  法國 本臺記者 鄒合義:

  巖松你好。

  主持人:

  因為馬來西亞的官方是非常確定說這一個殘骸是屬於MH370,法國的態度是什麼樣?最新的進展又是如何?

  鄒合義:

  好的,我們都知道昨天法方是在馬方開瞭新聞發佈會,來表示他們的觀點,而法方的態度是說,現在這個殘骸是很有可能屬於MH370,而且需要進一步的補充分析和鑒定才能最終這個信息,那麼面對如今,法方這個比較謹慎的表現,我們今天最可以確定的信息,就是鑒定工作仍然在持續。

  根據我們的觀察,在當地時間今天早上的九點鑒定專傢再次回到瞭我身後的鑒定中心,那麼今天下午的兩點鐘的時候,除瞭有幾名馬方代表是乘車駛離,其他大部分的鑒定專傢又從生活區回到瞭工作區,這表明鑒定工作在今天下午仍然在進行,很有可能這是從今天,從早到晚是一整天的。

  根據昨天法方的表態,我們可以推斷,今天鑒定工作的首要目標,那就是完整的來確認這塊殘骸屬於MH370,但是法方目前還沒有給我們一個明確的態度,就是什麼時候才會公佈這個最終的結論,從長遠來看,鑒定工作的重心肯定會轉移到,就是關於MH370客機它的失事的原因和它的墜機地點的研究上面。

  但不過,現在隨著鑒定工作的不斷深入現在有一些,我們認為可以用的鑒定手段和一些可能性都已經被逐一的排除掉瞭,我們有消息稱,經過瞭昨天的鑒定工作之後,除瞭之前我們爆料過的,就是在那塊殘骸上有一個657BB的這樣的編碼以外,沒有找到其他的識別號,和其他任何有獨特含義的數字,而且從表面來看,我們現在也沒有在這塊殘骸上發現一些明顯的燒痕,和其他可以告訴我們殘骸,到底經歷過什麼一個狀態的一些物理上的一些損壞,所以說,接下來我們可以預見的鑒定手段,其實已經是非常有限的瞭。

  就像我們這幾天經常所說的,在這個鑒定中心的一些高科技的一些手段,像一個非常超級的顯微鏡,它可以把殘骸的斷裂面擴大十萬倍,還有像我們是否可以去研究,附著在殘骸表面的一些貝殼類生物,如果說要進行這樣的研究,我們至少可以預知,法方現在還需要一些像生物學傢,海洋類學傢這樣一些其他的專傢,所以說,要進行這樣的鑒定工作可能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巖松。

  主持人:

  非常感謝你從法國給我們帶來的最新的報道,謝謝。接下來,我們當然要連線在馬來西亞的記者,朱雪松,因為有兩個信息,一個是我們剛才在法國的記者說到瞭,法國用詞不像馬來西亞官方那樣非常的肯定,而是用瞭“很大的可能行”,那接下來,我們就連線朱雪松,雪松你好。

  馬來西亞 本臺記者 朱雪松:

  你好,白巖松。

  主持人:

  我不知道,就是你瞭解的馬來西亞官方對法國方面沒有用非常確定的這種詞語,而是用有一定可能,有沒有什麼樣相關的反映?

  朱雪松:

  在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是中文媒體對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進行瞭一個聯合采訪,在這個采訪當中,廖中萊也是進行瞭很多的解答式的這樣一些回答,那其中第一個最關心的問題,就是馬來西亞方面是一個非常確定的態度,但是法國方面確是非常謹慎的態度,那廖中萊也解釋說,馬來西亞方面是根據所有的這些專傢的鑒定的結果,然後進行這樣的一個確定性的公佈的,專傢的鑒定結果來自於它們在襟副翼上發現瞭一個封條,這個封條是和馬航記錄匹配的,因此根據這個主要的依據,就得出瞭這樣一個確定性的結果。

  但是,我們也註意到法國的態度並不是特別的開放,而是反而是特別的謹慎,並且是要求進一步鑒定,對此廖中萊也表示說,歡迎法方進行進一步鑒定,馬來西亞也會對於進一步鑒定進行支持,同時也給出瞭進一步鑒定的一些方向,比方說像經過序列號的比對,還有經過噴漆這樣的一些檢測等等,所以馬來西亞方面的意思就是說,馬來西亞這方面的公告的態度,是和法國的公告的態度是保持一致的。

  主持人:

  雪松,今天也看到有相關的消息說,在法屬留尼汪島又發現瞭飛機的殘骸,這條消息是屬實?另外它是否也可能屬於MH370?

  朱雪松:

  好的巖松,那實際上,我看到當地的媒體報道,廖中萊在今天下午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來披露這樣一個消息的,但是由於我們是接受瞭交通部一個中文媒體的聯合采訪,所以我們沒有參加這個新聞發佈會,但是後來我們就這一消息向馬來西亞交通部的官員進行核實,得到的答復確實是肯定的。

  就是說馬來西亞向地面所派遣的這樣的調查團隊,在近幾日又陸陸續續的搜集到瞭一些疑似飛機的殘骸,但是除瞭之前在法屬留尼汪島發現的這個襟副翼殘骸之外,馬來西亞方面目前還沒能夠確定其他的殘骸就是來自於馬航MH370的,這些殘骸都由當地的警方交到法國警方的手裡,並且做進一步的檢測和鑒定,我們也希望隨著進一步檢測和鑒定結果的出爐,我們也會得到一些更有價值的確定性的消息,巖松。

  主持人:

  非常感謝朱雪松在吉隆坡給我們帶來的報道。接下來,我們就通過一個短片去瞭解,這兩天圍繞著MH370所發生的一切。

  2015年8月6日 凌晨

  馬來西亞總理 納吉佈:

  就在飛機失蹤515天後,我懷著非常沉重的心情宣佈,經過國際專傢團隊的確認,在法屬留尼汪島發現的飛機殘骸來自馬航MH370客機。

  解說:

  今天凌晨,馬來西亞總理納吉佈召開發佈會,第一時間向世界宣佈瞭有關MH370的最新消息,239個生命,515個日夜的等待,確定飛機殘骸來自MH370,距離事實真相似乎更近一步。

  最後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也在機關網上,發表聲明表示,法屬留尼汪島發現的飛機殘骸確認來自MH370,馬航對MH370乘客親友致意最深切的哀悼,並稱以將該信息告知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傢人,並期待發現更多物品,幫助揭開謎團。

  隨著消息的發佈,航空領域的專業人士,也在分析著MH370失聯的謎團。

  從襟副翼橫向造型較為完整來看,即使飛機不是在迫降,也說明飛機入水的時間可能沒有發生劇烈滾轉而導致變形。

  沒有其他的大塊殘骸被發現,說明機體有可能在迫降後,完整沉入海中。

  就在馬來西亞總理召開新聞發佈會近半個小時後,法國司法部門也就飛機殘骸的分析接過召開瞭新聞發佈會,但法方卻用瞭很多的可能性的表述。

  法國巴黎共和國副檢察官 馬科維克:

  通過專傢的檢測,我們可以說,2015年7月29日在法屬留尼汪島發現的襟副翼殘骸,有很大的可能性屬於2014年3月8日失蹤的喀航MH370波音777飛機。

  解說:

  法方表示將從今天開始繼續對碎片進行檢測,以便進一步確認飛機殘骸的來源,事實上法屬留尼汪島當地居民,除發現疑似飛機機翼殘骸外,其他物品殘片也被陸續發現。

  今天下午馬來西亞交通部長廖中萊進一步表示,馬來西亞團隊也在發現襟副翼殘骸的地點附近,找到瞭更多飛機殘骸,也一塊新發現的殘骸也已經送到法國進行鑒定。

  主持人:

  一個殘骸被確定,一下子讓我們又誕生瞭很多的問號,並且期望這些問號能夠被解答,比如說,是否在空間發生過爆炸?是否是整體墜海?是否有助於墜落點的確認?等等,問號很多,馬上連線專傢,中國航空學會理事、航空試飛專傢徐勇凌,徐先生你好。

  徐勇凌 中國航空學會理事 航空試飛專傢:

  你好白巖松老師。

  主持人:

  以您的這個經驗和相關的知識的判斷,這樣一個殘骸被確認瞭之後,您能確定哪些信息?

  徐勇凌:

  記得去年3月份,也就是說馬航事件發生不久,就是《新聞1+1》這個欄目,曾經現場采訪過我,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就是馬航事情真相的揭示,包括殘骸的發現可能不是以周、月,而是以年的單位來計算的,那麼這次對殘骸的發現,似乎印證瞭我的這個猜測,同時也印證瞭,去年在事件發生以後,包括美國,還有馬方預判的,就是這架飛機有可能在南印度洋這個相關區域,也就是以西將近兩千公裡這麼一個海域內墜毀的這麼一個結論,我覺得應該是這是初步驗證,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根據墨菲的定理,就是說,即使可能性很好,但是隻要可能發生的事情一定要發生,所以盡管一年零五個月將近過去以後,來的比較晚,但是這個殘骸畢竟發生瞭,這抖然增加瞭我們對未來發現更多與馬航MH370事故相關的這些物件的這些期望值。

  主持人:

  是否還有第三?比如說,大傢都在等待第三或者說是第四是否可以縮小這個區域,接下來對我們的尋找提供瞭是否更明確的線索?

  徐勇凌:

  我覺得這個案例非常重要,就是我們對於航空事故的這種,特別是就是,不太容易揭示的這種,又是隱含性的這種故障,這種判斷,有兩個通道,一個通道就是說從起飛開始,由時間走向往後推延,但是1小時20分以後,與馬航MH370相關的所有的信息,包括無線電,包括雷達信息全部消失,所以這個通道似乎斷瞭。

  那麼第二個通道,就是通過我們發現少量的飛機相關的這些殘骸來反推飛機可能發生的,在哪墜毀的,可能發生瞭哪些案例,但是目前,因為找到的這些殘骸數量太少,我們可能還不能給這架飛機是否劫持,是否墜毀,是否迫降等。就像剛才我聽到的有些專傢說,這架飛機可能整體不會降落,因為在2009年的法航事件中,盡管法航的飛機6月1日,是在墜毀在大西洋的海中,但是最終最大的殘片就是那個垂尾那個殘片,將近四平方米的這麼一個殘片,而這次我們發現這個殘片,隻有兩平方米都不到,所以不能通過這個襟副翼的殘片的完整性來確認飛機是迫降在水面這麼一個結論,我覺得維時過早。

  主持人:

  但是您謹慎的樂觀覺得這樣一個殘骸有助於通過倒推的方式,來縮小它的搜尋距離以及出事的某種可能。

  徐勇凌:

  對的,這樣的猜測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隻要有第一個殘骸的發現,那麼我們猜測就是這個飛機,如果是墜毀,如果說是哪怕是小角度入海,那麼它的殘骸的數量應該說在上百或者上千這個數量,如果有10%到20%的殘片是漂浮物,其他的沉入海中的話,那麼這個數量也是相當可觀的,因此不可能發生像這樣,僅有一個襟副翼被發現的這種可能性,所以未來,我的判斷就是,發現更多的與370相關的殘骸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的解讀。接下來,我們繼續去關註,是否會有一天,或者說盡快地讓我們靠近去發現這個飛機的整體或者是說黑匣子這都是謎。

  解說:

  不管是失聯之初還是殘骸被確認的今天,對MH370的搜尋一直都沒有停止,而對於何時最終能找到MH370的主體殘骸以及黑匣子仍是人們關註的焦點。

  500多天的時間,印度洋的洋流讓這塊飛機殘骸出現在瞭法屬留尼汪島附近,因此人們也同樣關註根據洋流路線能否推測出MH370最初墜毀的地點。

  就在昨天,根據MH370可能的失事地點,以及洋流和風力情況,澳大利亞的研究機構公佈瞭客機殘骸在印度洋的漂流動態模擬圖,黑色的弧線是當前MH370客機搜尋區域,密集的白色箭頭代表著每天的風向,而密密麻麻的紅點、黑點和藍點代表客機殘骸可能漂流的位置,在洋流風力作用下,客機殘害大致沿著逆時針方向先向北再向西移動,這也解釋瞭為什麼殘骸可能會漂流隻印度洋西邊的法屬留尼汪島,這也從側面印證瞭最初有關方面對MH370墜落海域的推測是大致正確的。

  然而對於廣闊的印度洋來說,在預測海域內展開搜尋,要有所發現仍然需要時間,除此之外飛機殘骸上附著的生物也有助於追溯墜機的地點。

  悉尼麥考瑞大學生物科學技助理教授梅蘭妮表示,調查人員應該可以通過附著在殘骸上的生物,來判斷墜毀客機是否為MH370,如今馬方已經確認,飛機殘骸來自MH370失事客機,接下來,附著飛機殘骸上的生物或許能幫助解開馬航MH370之謎。

  這些附著在殘骸上的生物,其中一種叫藤壺,它分泌的藤壺出生膠具有極強的吸附能力,任憑風吹浪打也沖刷不掉,對於這些生物的研究,或許能顯示出殘骸所經區域海水的水溫和化學成份,因此判斷它們從何而來,這也有可能幫助調查人員縮小搜索的范圍。

  主持人:

  問號很多,馬上要連線中國民航大學副校長吳仁鰾,吳校長您好。

  中國民航大學副校長 吳仁彪:

  你好。

  主持人:

  問題很直接,黑匣子還有可能找到嗎?找到瞭之後還可能有用嗎?

  吳仁彪:

  黑匣子,應該是我們在找到飛機的那個主體以後,那麼將來是能夠找到黑匣子的,黑匣子找到以後應該來講的話,還是有信息可用的,因為它的記錄數據還在裡面,經過提取以後可能還是能恢復的,就像那個法航那個失事的飛機,它是兩年以後,找到黑匣子也提取出來信號。

  主持人:

  這一次確定瞭這樣一個殘骸是屬於MH370,是否有助於我們非常縮小瞭搜尋的范圍呢?

  吳仁彪:

  我不覺得這樣認為,因為這樣雖然找到黑匣子這個殘骸在這個留尼島上,但是就是說,應該說隻能確定這一點,我們過去說,那個飛機中截南越洋這個結論是對的,但是由於這個洋流的非常復雜,我們很難的做倒推它原來從哪個位置過來,反而的話,我覺得我們過去基於衛星的七次握手信號確定瞭范圍,更加準確可靠。

  目的,因為原來早期我們去那個疑似區域可能還是對的,因為那個數據完全是測量和模型是吻合的比較好的。

  主持人:

  最後一個簡單的問題,除瞭這個飛機殘骸被確定,你接下來特別期待的下一個消息是什麼?

  吳仁彪:

  我覺得可能就是說,首先應該是我們要等最早由多國專傢,去疑似區域把它搜索完以後,如果還沒有發現這個飛機的殘骸,我們再來研究是不要擴大范圍。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校長帶給我們的解讀。接下來,我們就繼續去關註搜尋MH370的同時,也有很多的鏡子我們可以照。

  解說:

  經過510多個日夜的漫長等待,關於馬航MH370客機殘骸的進一步消息背後人們關註,殘骸被發現,是否意味著我們距離最終的真相更近瞭。

  同樣是馬航,去年10月17日,馬來西亞航空MH17,一架波音777客機在烏克蘭東部墜毀,機上共有298人全部罹難,事故發生一年後,今年7月11日,在馬航MH17失事一周年紀念儀式上,馬來西亞總理納吉佈表示,墜機事件的調查分刑事調查和技術調查,刑事調查仍在進行當中,由澳大利亞、比利時、馬來西亞、荷蘭和烏克蘭組成的聯合調查組負責,而有關客機失事的最終調查報道,預計將在今年10月份公佈。

  馬來西亞總理 納吉佈:

  由警察和檢方負責的聯合(刑事)調查工作,仍在仔細進行中,以收集證據,找出MH17客機墜毀的原因,和需要對此負責的一方,預計聯合(刑事)調查團隊的調查工作,至少持續至2015年底。

  解說:

  調查報告需要經過很多環節,除瞭依靠飛機殘骸和客觀記錄,還涉及多國不同的利益訴求,2013年7月6日發生的韓亞空難,造成3名中國乘客遇難,181人受傷,此後,在近一年的調查中,多次還聽證會,對關鍵爭議進行聽證,事發近一年後,2014年6月24日,美國國傢運輸安全委員會,在美國華盛頓公佈瞭最終的調查報告,調查人員認定,韓亞航空飛行員應對這一事故承擔主要責任,同時飛機制造商波音公司也有部分責任。

  美國國傢運輸安全委員會代替主席 哈特:

  這次事故的飛機團隊是一個有著豐富經驗和良好安全記錄的團隊,但是它們混淆瞭,自動化系統和飛行員角色之間的關系。

  解說:

  相比馬航MH17和韓亞空難,2009年發生的法航空難則調查時間更長,持續瞭三年多時間,原因調查期間,法航和空客互相職責對方應當承擔主要責任,直到2012年7月5日,法國民航安全調查局發佈法航最終調查報告,認定技術故障和人為因素共同導致悲劇發生。

  主持人:

  我們先看一下過去一段時間的搜尋力量,是澳大利亞和馬來西亞雇傭的2艘搜尋船,任務地點澳大利亞以西南印度洋海域非常大的一個區域,所以接下來我們要連線本臺駐澳大利亞的記者,許靖,許靖你好。

  澳大利亞 本臺記者 許靖:

  巖松你好。

  主持人:

  殘骸被確認瞭在澳大利亞方面得到的消息是否對接下來來變更搜尋范圍會產生影響?你知道的消息是什麼?

  許靖:

  這個殘骸確認之後,首先一點說澳大利亞各方應該說,它們是感到如釋重負,因為你要知道,在過去的15個月當中,澳大利亞承載著很多的質疑,它們在進行搜尋,那麼這個區域到底是不是飛機墜毀的區域,那麼現在應該說已經得到瞭比較進一步的肯定,所以說澳大利亞的總理也表示搜尋還會繼續下去,但是發現瞭殘害對於搜尋區域到底有什麼幫助?那麼這一方面澳大利亞的專傢包括澳大利亞交通安全局,負責搜尋這個方案制定的專傢們都對這個不持非常樂觀的態度,他們認為這個殘骸發現的地點符合他們制定的,這個洋流的模型。

  那麼隻能說殘骸根據洋流的運動,有可能漂流到這片海域,但是反過來倒推,那麼這個可能性就非常的多,那麼有可能導致搜尋的區域大面積的擴大,因為有很多種可能,都會影響洋流的飄動,我們知道這個殘骸僅僅是兩平方米,而整個南印度洋是7500多萬平方公裡,所以他們認為倒推的可能性並不大。

  相反,他們倒是認為根據已經制定的這個洋流的漂流模型,來繼續尋找更多的殘骸,這是非常現實的。

  主持人:

  好,時間的原因就先說到這,非常感謝許靖給帶來的報道,對於我們所有人都在尋找的MH370來說,這樣的一個消息不是結束,而是一個新的開始。

Tags:
,
腎臟,
腎上腺,
腎小管,
腎保健,
補腎,
腎功能,
預防腎病,
腎病,
腎虛,
腎虧,
腎石,
腎病病徵,
尿頻,
腰痛,
夜尿,
水腫,
瞼腫,
腰側疼痛,
小便混濁,
蛋白尿,
血尿,
腎盂腎炎,
遺傳性腎炎,
腎炎,
腎小球,
膜性腎小球腎炎,
膜性腎病,
腎病治療,
腎衰竭,
慢性腎病,
腎臟移植,
多囊性腎病,
普通科門診,
兒科,
小兒外科,
外科,
內科,
腎病專科,
腎病科,
婦產科,
耳鼻喉科,
眼科,
腸胃肝臟科,
骨科,
風濕病科,
腦神經科,
精神科,
心臟科,
老人科,
心胸肺外科,
腦外科,
整形外科,
泌尿外科,
麻醉科,
深切治療科,
急症科,
核子醫學科,
脊骨神經科(脊醫),
牙科,
皮膚及性病科,
感染及傳染病科,
內分泌及糖尿科,
免疫及過敏病科,
呼吸系統科,
放射科,
內科腫瘤科,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臨床腫瘤科,
家庭醫學,
職業醫學,
社會醫學,
病理學,
腎科醫生,
腎小球炎,
糖尿病,
高血壓,
尿道炎,
洗腎,
洗血,
換腎,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Comments are closed.